【言情新作】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第二十五章 媚眼如丝的风情

时间:2019-10-20 08:00:01 来源:云浮汽车网 当前位置:轻弹一曲旅游 > 地理 > 手机阅读



狐狸的本命年法则



第二十五章 媚眼如丝的风情



白驹看到江一曼那原本无懈可击的完美笑脸此时掩饰不住的尴尬,急忙低头吃东西,籍以掩饰自已唇角掩不住的笑容。男人嘛,要有风度,他可不想让江一曼吃瘪,即便曾经对不起他的是江一曼,毕竟……曾经爱过。


但是看到小婉怼得她哑口无言的样子,为什么偏偏感觉很愉快呢。


“咳!小婉不许没礼貌,要叫姐姐。”


“哦!江姐好!”


江……姐?你就不能叫一曼姐吧?这个小贱人是装傻,一定是故意的。


江一曼气得好想原地爆炸。她深深地吸了几口大气,这才努力维持住自已温柔婉约的风度:“小白,你不要说她了,小姑娘嘛,年纪轻,不会说话,很正常的。”


小婉扬起那一脸的胶原蛋白,笑眯眯地点头,好像很赞同她的话,只是不知道她赞同的是“不会说话”那句,还是“年纪轻”那句。


江一曼心中更气了,她微笑地看着狐婉兮,说:“小婉啊,你跟我们小白交往多久啦?他这人呐,我最了解了,平时挺好相处的,其实生活中工作上有很多苛求的要求,挺不好侍候的……”



江一曼说的很温柔,开始数说起白驹的咖啡、创作时的绝对安静、睡觉必须要用荞麦枕头,一一列举,如数家珍。


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能容忍男朋友的前…………前前女友,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亲密爱人。江一曼料定狐婉兮年轻气盛,很容易冲动,最好她气得掀了桌子,叫白驹看看,一个年轻不懂事的小姑娘,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比的。


却不想小婉居然对她的话大点其头:“没错没错!这个家伙就是那么矫情!就是那么龟毛!就是一个大猪蹄子!你说的真是太对了!他还不只这样呢,他还斤斤计较,是个守财奴……”


白驹无语地看着结成了统一战线的两个女人,看着狐婉兮那一身昂贵的行头,我有那么小气么?我只是习惯了讲究性价比,难不成男人一定要做个挥霍无度的败家子儿,女人才开心?


小婉越说越投机的样子,她把椅子向白驹身边挪了挪,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,向江一曼甜甜地笑:“江姐你说的都对,他呀,真是一身的臭毛病。不过,爱他,就要包容他,这又不是不能忍受的坏习惯,喔?”



小婉仰起脸儿问白驹,眼神中满是孺慕、钦仰、崇拜托,这丫头又戏精附体了。


白驹看着她唇边沾着的酱汁,嘴角抽搐了一下,顺手抽出一张纸巾,轻轻帮她拭了去。

江一曼一下子握紧了叉子:这对狗男女!啊~~~ 好想原地爆炸!


替面前的美少女擦干净嘴巴,白驹的视线才回到对面的江一曼身上,江一曼早已恢复了巧笑嫣然的模样,显得无比温柔娴静。白驹无奈地笑着摇头道:“这丫头年纪小不懂事,一向的口无遮拦,你别介意。”


又是年纪小不懂事!这是在拐着弯说我老么?老娘虽然入学晚,比你大了一岁,可也才二十六好吗?你家管二十六岁的大姑娘叫老阿姨?我摔!


江一曼不想再继续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了,她举起红酒杯,微笑地说:“能看到你现在这么幸福,我也替你高兴。这杯我敬你,谢谢你今天赏光。”说着,将红酒一饮而尽,然后便直奔主题了,既然旧情复燃无望,便说点实际的吧。


“咳,小白啊,其实我今天请你来,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呢。”


白驹一怔,脱口而出:“帮忙?我还以为你是给我送结婚请柬的……”



江一曼愣了一下,嗔怪地说:“毕业以后,我还没有找到适合我的人,我现在还是单身……”


“我听说,你和江达影视的副总……”


“处过,不合适,分了。”


“哦……对不起。”


“不说这个!”江一曼又露出了妩媚的笑容:“听说你和瀚海传媒关系很密切?”


“怎么?”


“我和瀚海有个项目,对我的工作室发展来说非常的重要,可是他们的策划总监太龟毛了,各种奇葩的意见,项目迟迟推进不下去。我听说,你现在可是他们公司的大金主儿,所以想……要是你能帮我说句话,那一定就一路绿灯了。”


“瀚海的策划总监?你说的是韩卢?”白驹目中精光一闪,当初从他手中撬走江一曼的就是韩卢,也就是说,他是江一曼的前前男友,而韩卢则是他的继任,这样的关系,需要找他出面?江一曼不愧是个编剧,这脑洞……够大的。


“就是他!”江一曼微微地一惊,她以为经过当年那事儿,白驹和韩卢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了,所以,他投资瀚海传媒只是出于一个投资人的考虑,他应该都不知道韩卢现任瀚海传媒的策划总监。本想着让他和高层打声招呼,结果……



江一曼有点慌了,但仍强作镇定,故作忧伤地叹了口气:“所以,你该知道,我为何项目难过了,他……哪有你的胸襟,睚眦必报,他都不算个男人!”江一曼摇着红酒杯,讥诮地说,籍以掩饰自已的慌乱。


白驹目光闪烁了一下,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说的项目,不会就是《燕倾城》吧?”


江一曼摇动红酒的手停了下来,只有杯中的酒还在轻轻荡漾。这回她是真的呆住了,毫无掩饰,她万万没想到,白驹如今贵为百亿资金的投资公司总裁,居然会对这个项目如此地了解。


白驹笑了一下,说:“你知道,我爱好创作。所以呢,见猎心喜,很认真地看过这个本子,这一点上,我倒不得不帮韩卢说句话了。这个本子的创意是很好的,尤其是开头那一段,霸气新娘暴打小新郎,叫人耳目一新,不过中间阶段的发展有些流于俗套了,掺杂的元素也太多,反而造成情节发展有些拖沓……”


白驹一边说,一边暗想,韩卢这小子,明明他自已也发现本子问题多多,不肯过审,可我横插了一杠子,他却向我大光其火,拼命维护,还是那么的爱面子啊!这个虚荣、肤浅的蠢货!



江一曼脸上有点挂不住了:“哎!其实我的原稿节奏是很爽快的,可是因为这个项目投资巨大,婆婆众多啊,你一言我一语,一堆的外行,全都发表意见,我还不能不听,所以……”


白驹笑吟吟地说:“别担心,这堆婆婆里边,最大的那个婆婆,现在是我。这样吧,回头你把本子发给我,我看一下,如果本子没问题,你就坚持你的,我保你过关。”


“哎呀,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!来,我必须再敬你一杯!”说着,江一曼又为白驹斟上红酒,“当”地一声,清脆悦耳,江一曼笑眼弯弯,含情脉脉地凝视着白驹,轻启红唇,一饮而尽。


什么叫媚眼如丝?灯光下,这个如画的美人儿,刚刚饮酒的那一刹那,便是媚眼如丝的风情。




江一曼来找白驹

竟是有求于他

白驹能轻易答应自己曾经

深爱过却背叛过的人吗?



以书会友,不亦乐乎


与君初相识

犹似故人归

一帆云作伴

千里月相随



月关


相关文章:

地理本月排行

地理精选